主管:中国新闻时讯报业集团    主办:中国新闻时讯社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人员查询
魅力乡村 旅游指南
国际资讯 热点观察
国内要闻 独家报道
网视中国 法治中国
地方新闻 聚焦三农
时代先锋 书画精英
慈善中国 房产时讯 金融财金
百姓心声 企业风采 健康养身
绿色生态 食品监督 旅游指南
文化产业 书画英才 佛说天下
艺术人生 人文庄浪 曲艺杂谈
记者杂谈 体育天地 学生天地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代先锋 >

重庆有个警察之家,三代从警

时间: 2020-07-16 10:09 作者:网络 来源:人民网 点击:

  朱广魁(中)向朱晓昙(右)和朱宁讲述重庆历史。
  本报记者 常碧罗摄

  朱晓昙不同时期的警服照。
  本报记者 常碧罗摄

  朱宁,36岁,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刑事侦查支队的一名警察。

  父亲朱晓昙,改革开放后重庆第一批警察。

  爷爷朱广魁,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警察。

  70多年来,朱宁一家三代从警,和警察这个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光  荣

  三代人、70多年,“从警一日、奉献一生”

  重庆市渝中区纯阳洞2号,坐落着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朱广魁就住在这里。

  1949年,19岁的朱广魁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西南服务团公安支队,跟随组织从南京一路来到重庆。一枚“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纪念章,记录着老人过去的经历与辉煌。“这枚纪念章是爷爷从警的见证,也是我们全家的宝贝。”朱宁说。

  如今,耄耋之年的朱广魁思路清晰,说话中气十足:“从1949年参加工作算起,我当了40年警察。”40年里,朱广魁曾参与筹备组建重庆市公安局,也在基层派出所担任过政治干事、侦查干事。“当警察,就是为群众办事情。”老人告诉记者,“凡是找到了公安的事情,对普通家庭而言,都是天大的事。”

  1979年,朱广魁的儿子朱晓昙当上了交警,“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成了工作常态。山城道路崎岖,雨天车辆经常侧滑,发生事故。一到下雨天,朱晓昙所在的中队就要全警出动,保障交通安全。在朱宁的记忆里,“爸爸是交警,每逢过年过节,一家人总是聚不齐。”朱宁说,“我中考、高考时,父亲都在工作岗位上忙碌着。”

  当交警,节假日陪伴家人的时间不多;常年“站马路”,朱晓昙的膝关节落下了病根。“没得啥子,警察都没那么娇气。”他爽朗地说。“从警一日、奉献一生”,这是朱晓昙从父亲那里学到的作风,现在,他也常常这样教导儿子。

  在父亲的影响下,朱宁成了一名刑警。2016年春节前夕,朱宁接到任务去广东清远追捕逃犯,1000多公里路走得异常艰辛,过结冰路段时还发生了车祸,朱宁和同事们都受了伤。简单处理后,他们选择继续上路,直到将逃犯带回重庆才去医院治疗。

  什么是警察的光荣?爷爷朱广魁铿锵有力地说:“听党指挥,崇尚法律,保一方平安。”

  坚  守

  条件变好、装备升级,“干就干好”的钻研劲儿一直在

  从50式警服,到红领章绿制服,再到如今朱宁身上的藏蓝色99式警服,70年来,警服的颜色样式在变,警用装备不断升级,不变的是祖孙三人“非干好不可”的拼劲儿。    

  新中国成立初期,公安工作条件还很艰苦。那时,年仅19岁的朱广魁接到命令,抓捕一个躲在山上以“教学”为名蛊惑年轻人的敌特头目。

  “刚当上警察,单枪匹马执行任务,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经过事先认真侦查,他选择了凌晨4点摸黑步行上山。“我假称自己是政府工作人员,很客气地邀请目标人物下山,介绍一下他‘教育’工作情况,成功地麻痹了敌特头目,不费一枪一弹就抓捕了他。”

  “有时候,抓住犯罪嫌疑人并不是一个案子的终点,还要想怎么减少对被害人的伤害,怎么降低对社会的恶劣影响。”朱广魁老人认真地总结。“不仅要肯干,还要干就干好”成了这个警察之家的传统。

  朱晓昙半辈子都在跟车和路打交道。在没有视频监控的年代,为了尽快寻找事故现场线索和目击者,他把整个渝中半岛的大街小巷、犄角旮旯,走了一遍又一遍,每一个角落都熟稔于心。信息时代来临后,年过50的他,为了做好车辆管理工作,一遍遍翻看工具书,虚心向年轻人请教,硬逼着自己学会新技能。

  爷爷和父亲的言传身教,让朱宁有了榜样。刚转岗到刑警支队时,朱宁也曾感到本领恐慌。他用业余时间学习刑法学和刑事诉讼法学,新的司法解释一出台就立马去找相关的解读,向前辈学习审讯技巧、警力布置……如今,朱宁已成为渝中区公安分局的“十佳破案能手”。

  纪  律

  一家人,一股绳,一条心,“想通融绝对没门儿”

  “老爷子脾气倔。”朱宁印象里,平时和蔼可亲的爷爷,一涉及原则问题,“想通融绝对没门儿”,他说,但也正因为如此,爷爷的腰杆总是挺得直直的。

  “老爷子在公安系统摸爬滚打一辈子,但自家人甭想沾光。”朱晓昙笑着说。交警工作比较辛苦,朱晓昙也曾经想过托人帮忙换个警种,“但始终没敢跟老爷子提,不仅不会答应还会批评我,算了。”

  而到了朱宁这里,朱晓昙也是原样照搬,从儿子考警校到分配工作,他就丢下一句话,“靠自己本事,想别的也没用!”

  朱晓昙的工作接触一线多,处理交通事故时,不时有亲戚朋友找到朱晓昙,请他“帮帮忙”。只要一听有违规,朱晓昙立马黑脸,“这是原则问题,不能收了好处抹黑了警徽。”渐渐地,来找他说情帮忙的人越来越少。大家都知道,朱老爷子的儿子,一样倔。

  一家人,一股绳,一条心。作为警察的妻子,既要和丈夫一起抵挡诱惑,也要理解丈夫的辛苦。朱晓昙的妻子王秀英是一名公交车驾驶员,有人托她说情,她也从不答应,“做警察的家属,你说不累那是假的,但我理解支持他们的工作。家里三代警察,多光荣!”

  70多年,从少年到迟暮,看着孩子们一个个成材、优良警风接续相传,朱广魁心里充满欣慰。


  《 人民日报 》( 2020年07月16日 11 版)

(责任编辑:唐虎)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关于中国新闻时讯社 | 理事单位 | 广告代理 | 战略合作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公告公示
版权所有 中国新闻时讯社 电子邮件: sxszsw@126.com 监督电话: 010-53315675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50246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