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新闻时讯报业集团    主办:中国新闻时讯社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人员查询
魅力乡村 旅游指南
国际资讯 热点观察
国内要闻 独家报道
网视中国 法治中国
地方新闻 聚焦三农
时代先锋 书画精英
慈善中国 房产时讯 金融财金
百姓心声 企业风采 健康养身
绿色生态 食品监督 旅游指南
文化产业 书画英才 佛说天下
艺术人生 人文庄浪 曲艺杂谈
记者杂谈 体育天地 学生天地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代先锋 >

一辈子跟党走的“老州长”

时间: 2015-12-01 09:41 作者:徐元锋 李茂颖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点击:

原标题:时代先锋:一辈子跟党走的“老州长”——追记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原州长召存信(上)

 

 

70多岁时的召存信。
资料照片

 

    今年1月23日,全国政协原常委、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原州长召存信同志因病逝世。临终前,他嘱托前来探望的州领导,你们要听党的话、跟党走,搞好民族团结,努力发展边疆民族经济。

    召存信是深受西双版纳各族群众尊重的“老州长”,从傣族宣慰司领主成长为人民公仆,历经了西双版纳解放、自治州成立到土地改革,再到改革开放等各阶段,担任州长达40年。当地干部群众说,老州长一辈子跟党走,是西双版纳长期以来民族团结进步、边疆繁荣稳定的“压舱石”。

    从封建领主到人民公仆

    召存信出生在整董版纳(今属普洱市江城县)土司孟翁罕的家庭,年纪轻轻就相继担任了勐捧土司、曼听办事处主任,后出任车里宣慰司议事庭庭长(召景哈),成为封建领主。

    1949年,召存信和进步人士踏上了去普洱寻找共产党的艰难跋涉。当年7月,他在“普洱军政干校”第二期学习班学习,正式参加革命工作。1950年2月初,解放军某部追击国民党残兵,抵达澜沧江北岸的橄榄坝。召存信主动赶来,恳请部队过江解放西双版纳,并负责做好后勤保障。

    1950年9月初,召存信作为少数民族上层人士,受邀请到北京观礼庆祝国庆一周年。9月30日,他们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召存信与刀世勋一道,把象征封建领主权力的金伞献给了毛主席。

    召存信回到普洱后,正值普洱地区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大会召开。1951年1月1日,会议举行了民族团结剽牛盟誓大会。“从此我们一心一意,团结到底,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誓为建设平等、自由、幸福的大家庭而奋斗!”召存信激动万分,第一个在誓词上签了名。

    1953年1月,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1955年改为自治州)成立,召存信把民族自卫队300多支枪悉数交给人民政府,并公开宣布放弃剥削、放弃召景哈职务,并担任首任区长。1957年1月,中央特批召存信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实现了从封建领主到人民公仆的人生转折。

    “老州长”的门始终向群众敞开

    景洪市一座普通的院落,是“老州长”生活了60多年的家。小院里没有假山盆景,倒是一大排锅灶引起了记者注意。记者数了下,“老州长”家一共有九台简易锅灶,墙上还挂着七八张竹编的桌子。家人介绍,这些都是招待群众用的。

    每逢西双版纳的关门节、开门节和泼水节,州里各地各族群众都会推选出村寨代表,带上乡亲们凑的茶叶、鸡蛋和腊肉等,成群结队前来看望“依布老州长”(“依布”是傣语爷爷的意思)。

    来找“老州长”玩玩,背上孩子来让他抱抱,和他说说寨子里的稻谷、新房的事。“老州长”自掏腰包请乡亲们吃饭,小院里有时挤上百十号人,九个炉灶、七八张桌子全用上。乡亲们也不见外,端起酒杯,“水、水”的祝福声响彻云霄。

    据长期在召存信身边工作的州政府原副秘书长曾孟春回忆,“老州长”没有一点官架子,少数民族群众可以像走亲戚一样出入他家门和办公室,他的大门永远向基层群众敞开着。

    巴达是勐海县位于中缅边境的一个哈尼族布朗族乡,1989年才修通一条砂石路,曾是唯一不通电的民族聚居乡镇。从20公里外的西定乡架设高压线过来,需投资50多万元。乡领导把这个情况汇报给前来调研的召存信,他说,“巴达的电线一定要架通”,并帮助解决了资金缺口。从此,巴达乡结束了“鸡叫二遍村村寨寨响起舂米声,照明靠油灯”的历史。

    老爷子的“两个热爱、四个不贪”

    女婿李宁华这样总结他眼中的老岳父:“两个热爱,四个不贪。”

    李宁华说,“两个热爱”是指热爱共产党、热爱人民群众。“四个不贪”则是指“老州长”不贪财、不贪色、不贪杯和不贪玩。家人说,“老州长”除了外事活动基本不沾酒,群众来家里喝酒是儿孙辈陪着。他不会打猎、钓鱼,也不会下棋、打扑克,闲暇时就看新闻、翻报纸,四卷本的《毛泽东选集》翻坏了几套。

    召存信从州长岗位退下来后,省里按照政策在昆明给他准备了套房子,只要他签个字,但他始终不肯。州里也曾在景洪给老领导安排过房子,但他以“怕群众找不到自己为由”,一直没要。

    “老州长”唯一的女儿召亚群1976年大学毕业,分配在景洪县文化馆工作,经常要孤身深入山乡,普及群众文化活动,怀着身孕也是如此。女儿有时找他哭诉,希望调动下工作,从未如愿。后来靠着自己的努力,召亚群才调到州政府办公室工作。家人说,“老州长”子女包括孙辈工作上都没让他开口“关照”过。

    走进“老州长”家的客厅,客厅里陈设很简单,最值钱的是一台十多年前的背投电视机,沙发是多年前的“老式样”,木茶几的一条腿已经朽烂。而一张写着“德高望重”的条幅,正是他在干部群众心目中地位的写照。

(责任编辑:唐虎)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关于中国新闻时讯社 | 理事单位 | 广告代理 | 战略合作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公告公示
版权所有 中国新闻时讯社 电子邮件: sxszsw@126.com 监督电话: 010-53315675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50246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