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新闻时讯报业集团    主办:中国新闻时讯社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人员查询
魅力乡村 旅游指南
国际资讯 热点观察
国内要闻 独家报道
网视中国 法治中国
地方新闻 聚焦三农
时代先锋 书画精英
慈善中国 房产时讯 金融财金
百姓心声 企业风采 健康养身
绿色生态 食品监督 旅游指南
文化产业 书画英才 佛说天下
艺术人生 人文庄浪 曲艺杂谈
记者杂谈 体育天地 学生天地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庄浪 >

庄浪摄影活动之今昔

时间: 2018-11-26 10:53 作者:郭建全 来源:庄浪县文联 点击:
 

《写在前言的话》

 
      它从远古走来。这里历史悠久,才人辈出,活力四射,人文气息浓烈。这里的人们淳扑厚实而阳光向上,它的名字叫庄浪。当你来到这里看到的是鬼斧神工的庄浪梯田,这并不是神话,它是由勤劳善良的庄浪人民历经几十年艰辛,流血流汗用纯手工精心打造出的梯田王国,被誉为中国梯田之父。这里有远近闻名的关山大景区,它那博大的胸怀每天吸引着文人墨客来这里激发创作的灵感,续写朝那湫的感人诗篇。这里是一片富有诗情画意的热土,更是投资开发的沃土。为了更好的让国人了解庄浪,走进庄浪,近期由我社联手庄浪县文联,汇同县书协,美协,音协,水洛印社,花儿协会,摄影协会,作协,七大艺木协会共同主办,甘肃庄浪五限吉国际商贸城独家协办的:“访人文关山,看梯田庄浪”专题栏目已正式启动。在这里我们将以不同的媒体视角,高超的切入手法,采取不一样的并机直播互动,充分利用多国媒体支援共享的绿色信息通道,让您深层次感受真正意义上的“活力庄浪,人文庄浪,智慧庄浪,故事庄浪”的民情民风新格局!请看来自庄浪的报道
 
 
    本报庄浪讯:(特约记者:岳凯平   柳进录) 走进庄浪,有的人家主房里的显眼位置,相框里装着“黑白”而略微发黄的肖像照片,长袍马褂,表情肃然。主人说,那是清末时期国外传教士来这里时为他们祖辈拍摄的。由此说来,庄浪人曾在清末时期就与洋人手里的照相机有缘了。
    1953年,河南孟津人朱延召千里迢迢来到水洛城,开起了这里的首个照相舘。于是,那个曾漂洋过海、在时人眼里一身贵气的家当——照相机,便随这位客商、手艺人,在这个偏僻而又贫瘠的土地上落户了。朱氏起步并不容易。他实力不济,顾客稀少,曾串游乡庄,并无改观。于是,择以镶牙为主,捎带照相,以牙养照。几年下来,境况亦然。1956年公私合营,次年划入县饮食服务公司,称之“摄影部”。后来易人、转制,便是国营照相馆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照相机在庄浪实为稀罕之物,普通人若要留个影,则是要与奢侈沾边了。而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即便是奢侈也好稀罕也罢,则对其视而不见,似乎与己无关。
    我初次见照相机是1962年。初小毕业,20来个娃娃与老师们在那个由三条木腿撑起的庞然大物前合影。那次充其量是开了个眼界、满足了“上镜”的好奇心而已,多数同学并没有拿到相片。不管咋的,体验那个过程,还是挺兴奋的。摄影师手握皮球在胸前一挥的动作就足以让我陶醉,便逢人炫耀。但有人郑重其事地说,照相机会把人血吸去的,要不,纸片片上的你咋能像你呢?劝我以后再别照相了。
    那个时期,人们对照相心存神秘不说,照相机换代与普及的脚步也是极其缓慢的。在后来的诸多个年月里,凡照相场面,木腿相机一直扮演着主角。它在县城仅有的一家国营照相馆里接待着上门的顾客,或是被请到乡下拍个老人像,摄个“全家福”。而挂于胸前的相机,只是偶尔可在记者等“公家人”手里见到。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生活质量提高,摄影需求也跟了上来,一些精明能干、思想前卫的年轻人,胸前挂着照相机,带着各式布景,奔走于集市、庙会和大型文娱活动场所而营业,据说收入颇丰。这部分人,多数在后来开办了自己的摄影室,有的专营婚纱摄影,与兰州、西安等大城市里的影楼有着业务往来。据载,到了1987年,县内有照相馆28家之多。
    1979年,县文化馆崔振世摄影作品《人民怀念又一年》、阎锡源的《老树新枝》,分获平凉地区摄影展一、三等奖。这一荣誉虽属个人,而其意义却远远超出了个人荣誉,示范效应显而易见,紧接着就有了一个个跃跃欲试者。从这时起,到后来的日子里,文化馆不定期举办摄影技术培训班,发展了一批又一批摄影爱好者。同时,屡屡组织举办摄影展。据载,1984年到1990年间办展8次,展出县内作者作品494幅。县内作者参加平凉地区影展作品33幅,有数人获奖;还曾与静宁、华亭、天水、张家川、固原等相邻县市举办了联展。一期展览,可谓一次盛会。参赛者兴致盎然,观赏者徜徉其间乐而忘返。庄稼果蔬、梯田、背篼、架子车……那些光影讲究、饱含乡土气息的“黑白”片子,反映了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生活情趣和精神面貌,讲述了“梯田人”勤劳朴实艰苦创业的感人故事。参与者中绝大多数是业余爱好者,他们自嘲称之为“发烧友”。这个阶段,可以说,庄浪的摄影活动步入了艺术的大门。
    那是胶片摄影,按下快门后,成果须在暗室揭晓。而且,作品的生命力还有这里面的一套功夫。专业人有全天候的标准暗室,而发烧友们只能等待夜幕的降临。若实在烧得放不下时,也在大白天营造。先备好药液、水盆、夹子、曝光箱……然后用床单被褥遮了门窗,露光处衣服毛巾都用上。若为他们画像,那便是:一次次按下快门,有如蜜蜂采粉般忘我;而进入暗室,俨然一副要接生的架势!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彩色胶卷进入县内,照片面目一新。不久,又是“电控”相机面世。正当发烧友们为手里换了新的装备而满足时, 数码相机悄然而至。新世纪之初,照相机的功能和操作方式被注入了更多的神奇,而且更新换代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胶片摄影,虽说还有它存在的价值,而数码摄影的种种优势谁可无视?面对诱惑,摄友们几多兴奋、几多无奈,手里又一部“爱机”成了收藏品。正所谓:在兴奋中无奈,又在无奈中兴奋。如此一来,在显影液里摸索,在红绿灯下陶醉的情景,便永远留在了老手们自己的记忆里。昔日,一枚胶卷就是10多斤小麦的代价,发烧,烧自己,还烧钱!如今,或拍照或摄像,一卡囊括。指头肚大一方片儿插入电脑,山川人物、蔬果草虫……在荧屏上立马呈现。层次分明,色彩艳丽,触手可及,呼之欲出,生活里的光影之美,被诠释得淋漓尽致。更有想象力丰富者,借助修图软件,让作品以意想不到的形式呈现。
    当今,诸多的顺心事凑一块儿,让照相机以及数码摄影走下了神坛,进入了寻常百姓家中。舞台、展会、运动场等一个个热烈现场,观众席上的照相机此起彼伏,手臂林立;那些“长枪短炮”更是抢足风头,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身边几位摄友说,现在除了手头摆弄的,柜子里、床底下也能碰见照相机,机械式、电子式,双反、卡片、傻瓜型……摄影采风还成为远行的理由,而且远行也已变得轻而易举。年轻一代的摄友们“眼观六路”,一旦某个地域的某个季节亮点一到,他们便成群结队,带上摄影器材和帐篷,开着自家车一路烟尘奔了去。亦常常因沿途奇观异俗而安营扎寨,风餐露宿。雪山,草原,青海湖,张家界……都有他们的足迹。无疑,这些“一镜走天下”的摄友们已是当今时代的另一道风景。
    新世纪以来,县内的摄影活动逐渐成为文化活动中的一个亮点。摄影人瞄着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和普通人的生活,爬山涉水,走乡串村,每每出现于田间地头、建筑工地;同时,把新农村的美丽与劳动者的风采,以多种形式展示于社会大众。2015年,“摄协”于元旦和“五一”期间先后举办摄影展,几百幅作品在县城广场亮相,之后又在重点校园巡展,盛况空前,众多观者现场提笔留言以表赞叹。
    “同声相应,同气相求”。1986年,县上成立“摄影学会”,会员30多人。后经换届,改称“协会”。现有会员70多人。其中省会员2人,市会员18人。2009年,“摄协”于网上建立了摄影“群”,里面有百多位摄影爱好者和多家照相馆,意在通过互动交流以提高技艺。在这里,无论老手新手,随时有各自的新作展示。开启电脑或手机,登陆“群”页面,一幅幅色彩纷呈、创意迭出的照片就呈现在你的面前。作品一旦“晒”出,“跟帖”接踵而至。或赞叹,或请教,或指点评说。如此平台,俨然一个滚动的大展厅;这般氛围,能说不是培训班?志同道合者们视“群”为自己的精神家园,采风、展事、会议等消息一出,大家闻风而动。
    摄影,昔日的来客曾在这片土地上把这粒象征人类文明的种子播撒,而今,已遍地开花;摄影,曾经只是为我们留下生活的记忆,而今,抓新闻,推广告,拍婚纱,揽风景……成了职业,成了娱乐,更成了一种艺术。庄浪的摄影人以艺术的形式讲述着家乡老百姓的故事,以新的眼光探求作品的意境之美与思想表达。他们带着创新的意识与独到的视角,试图走出风花雪月、人物肖像,走出由人人信手为之的“照相”而力求成为富有内涵与激情的“创作”,向更高更深的层次上迈进。
 
    作者简介:郭建全,甘肃庄浪人,庄浪县纪委退休干部。
  
 
 
 
 

(责任编辑:唐虎)

下一篇:甘肃赋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甘肃赋 《写在前言的话》 它从远古走来。这里历史悠久,才人辈出,活力四射,人文气息浓烈。…
关于中国新闻时讯社 | 理事单位 | 广告代理 | 战略合作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公告公示
版权所有 中国新闻时讯社 电子邮件: sxszsw@126.com 监督电话: 010-53315675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50246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