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国新闻时讯报业集团    主办:中国新闻时讯社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人员查询
魅力乡村 旅游指南
国际资讯 热点观察
国内要闻 独家报道
网视中国 法治中国
地方新闻 聚焦三农
时代先锋 书画精英
慈善中国 房产时讯 金融财金
百姓心声 企业风采 健康养身
绿色生态 食品监督 旅游指南
文化产业 书画英才 佛说天下
艺术人生 人文庄浪 曲艺杂谈
记者杂谈 体育天地 学生天地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庄浪 >

吴玠,庄浪的一部传奇

时间: 2018-11-15 11:44 作者:余显斌 来源:庄浪县文联 点击:
 

《写在前言的话》

 
      它从远古走来。这里历史悠久,才人辈出,活力四射,人文气息浓烈。这里的人们淳扑厚实而阳光向上,它的名字叫庄浪。当你来到这里看到的是鬼斧神工的庄浪梯田,这并不是神话,它是由勤劳善良的庄浪人民历经几十年艰辛,流血流汗用纯手工精心打造出的梯田王国,被誉为中国梯田之父。这里有远近闻名的关山大景区,它那博大的胸怀每天吸引着文人墨客来这里激发创作的灵感,续写朝那湫的感人诗篇。这里是一片富有诗情画意的热土,更是投资开发的沃土。为了更好的让国人了解庄浪,走进庄浪,近期由我社联手庄浪县文联,汇同县书协,美协,音协,水洛印社,花儿协会,摄影协会,作协,七大艺木协会共同主办,甘肃庄浪五限吉国际商贸城独家协办的:“访人文关山,看梯田庄浪”专题栏目已正式启动。在这里我们将以不同的媒体视角,高超的切入手法,采取不一样的并机直播互动,充分利用多国媒体支援共享的绿色信息通道,让您深层次感受真正意义上的“活力庄浪,人文庄浪,智慧庄浪,故事庄浪”的民情民风新格局!请看来自庄浪的报道
 
 
 
 
 
 
作者:余显斌
 
 
    本报庄浪讯:(特约记者:岳凯平   柳进录)南宋建都临安,江南半壁,青花瓷里的世界。也因此,朝廷官员,莺歌燕舞,环珮叮咚,几乎忘记了亡国之恨。
    此时,金军跃跃欲试,想沿江而下,直取临安。
    可是,一直,金人都未能如愿。因为,这儿有一支铁军,在一个将军的率领下,铸就一道长城。
    这人,就是吴玠。
    他的军队,后人称为吴家军。
 
    历史上,还有一支军队,在一位天才统帅的带领下,几乎“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成为金军的克星。这支军队,就是大名鼎鼎的岳家军。
    当时岳家军对付金人的地方,是中原腹地。
    吴家军,和他成为掎角之势。
 
    可以说,岳家军的辉煌战绩,是在后方稳定的情况下,才旗帜招展,号角惊天,得以实现的。如果没有稳定的后方,这一切,包括岳飞的“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梦,都早已灰飞烟灭。
    而这个安定的后方得以奠定,得益于吴玠。
    吴玠守着和尚原、饶风关、仙人关一线,这儿,是入蜀要道。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吴玠守着这儿,并以铁血骁勇,大败金军。那么,金军一旦进入四川,则会沿着长江,取高屋建瓴之势,驾着战船,借一帆风,顺水而下。那样以来,青花瓷一般的江南,就会被金人马蹄踏碎,“山外青山楼外    楼”的临安,就会毁于战火。
    至于高宗,也很可能与其父兄一般,成为俘虏,被押往五国城。如此以来,岳飞收复失地的想法,更将成为一句空话。
    一切,都因为有吴玠,才成为可能。
 
    一百多年后,忽必烈长袍大袖,登上帝座,马上派出军队攻打四川,目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沿江而下,夺取临安。
    他成功了,因为,此时,吴玠已死去一百三十来年。否则,他也会如兀术一样,大败之后,鞭马而归。
    吴玠,成为金人的一道魔咒。
    吴玠走上历史的时候,并非与金人作战,是和夏人对垒。他在一次作战中,独自带着一百多名战士,大败夏人的铁鹞子精锐,而且还斩获很多夏军士兵。一时,这个年轻的将军,让西北战场上的将士刮目相看。
    可是,他真正出彩的地方,仍是在和金人对垒的时候。
    金人出自白山黑水,那儿酷寒恶劣的气候,涵养出一批能征善战的将士,他们驾驭烈马,举着弯刀,一路烟尘缭绕,大败辽军,并给建国二百多年的辽国,划上一个血淋淋的句号。接着,他们马不停蹄,挥鞭南来,将存在了一百五十多年的宋帝国,踏在马蹄下;将清明上河图里的世界,化为废墟。
    他们百战百胜,成为上帝的鞭子。
    他们弯刀所指,传奇翻飞。
    可是,在吴家军面前,这个传奇化为一片云烟,消散在西北的山水中,了无踪迹。
 
 
    吴玠是一个西北汉子,“父葬水洛城,因徙焉”,说白了,他就是今天庄浪县水落城的人。今天,在这儿行走,山野古寨旁,处处断碑残碣间,还可看见有关他的记载;处处民间里巷里,还流传着他的传说。
    至今,庄浪还有祭祀他的庙宇,在树林绿色里掩映。
    历史已经走远,可是,庄浪人没有忘记从这片土地上走出的英雄。正是这个男儿,带着西北子弟,更多的是庄浪子弟,在历史的紧要关头,在国家处于危急存亡时期,站在历史的最前沿,站在历史的隘口,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住金人的马蹄,保护了自己的故园,自己的国家。
    吴玠和金人展开的第一次大战,并取得大胜,应该在1131年。是年,南宋建立刚刚第五年,金人就恶狠狠扑了过来。他们选中的目标,当然是四川。
    可是,在陕西宝鸡的和尚原,他们铩羽而归。
    此时,吴玠担任都统制。当时,宋军刚刚经历一场大败,宋人十八万大军,在金人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下,雪崩一般垮塌,蜀地门户大开,建立不久的南宋,面临灭亡的危机。此时,吴玠退居和尚原,“积粟缮兵,列栅为死守计”。
    他在这儿,准备给金人以反击。
    当时,大家都胆战心惊,有人劝他退守汉中,他摇头解释:“我保此,敌决不敢越我而进,坚壁临之,彼惧吾蹑其后,是所以保蜀也。”
    他明确提出,保卫和尚原,就是保卫蜀地,换言之,就是保卫南宋首都临安。
    金人所派将军,一名没力,一名乌鲁折合。他们决定,分兵两处进攻,让吴玠难以兼顾。首先到达和尚原的是乌鲁折合,他摆开阵势,擂鼓呐喊,向宋军叫阵。“玠命诸将坚阵待之,更战迭休”,吴玠将军队分为数支,交换出关,和敌作战。这,是吴玠针对金人的特点,采用的独特战法。他认为,金人有坚毅耐战的性格,所以,用军队轮换作战,使其疲劳,再趁机进攻,大败之。
    乌鲁折合最终在这种战法下大败。
    随后,吴玠马不停蹄,主动进攻没立。当时,“没立方攻箭筈关,玠复遣将击退之”。乌鲁折合和没立合攻和尚原的计划,就这样泡汤。
    此后一段时间,和尚原上,金人屡败。
    金统帅兀术很生气,亲自带着十万大军,铁甲滚滚,扑向和尚原,在吴玠和吴玠子弟兵面前,他再次失败,“兀术中流矢,仅以身免”。
    这,是兀术第一次如此狼狈。
    这,也是金人第一次大败。进攻南宋,金人很少有十万大军如此溃败的局面。
 
 
    和尚原之战后,吴玠派自己的弟弟——南宋另一名将吴璘驻守和尚原,自己驻扎在河池,并修筑要隘仙人关。
    金人攻和尚原不下,于是,“将出奇取之”,也就是采用计谋,出奇兵取胜。他们不再进攻和尚原,派出偏师,佯装攻打吴玠。主力由大金另一名将撒离喝统帅,“自商于直捣上津。三年正月,取金州。二月,长驱趋洋、汉”,如此以来,蜀地门户,再次洞开。
    听到消息,吴玠跳上战马,带着自己的子弟兵,“自河池日夜驰三百里”。一日一夜,奔驰三百多里,如旋风一般。
    此时,撒离喝还沉浸在自己的计谋中,得意地嘎嘎笑着。突然,士兵报告,宋军的使节上门,赠送柑子,还有一封信。他打开信,上面有八个字,是吴玠写的:“大军远来,聊用止渴。”撒离喝以为,自己已经彻底甩开吴玠,看到信后大惊失色,以木杖敲打地面道:“尔来何速耶!”无奈之下,他只有挥军进攻饶风岭,意图进入蜀地。
    金人穿着铠甲,登山佯攻。
    吴玠指挥军队,“弓弩乱发,大石摧压,如是者六昼夜”。
    最终,金人在宋军奸细带领下,绕小路攀爬,到了关隘背面,前后夹击,宋军败退。
    可是,由于粮运不继,前路被堵,金人也无法前进,唯有放弃饶风关,挥师退军。吴玠对金人将要遇着的困窘,了如指掌,早已制定了计划,“急遣兵邀于武休关,掩击其后军,堕涧死者以千计,尽弃辎重去”。
    金军的这次进攻,虽说攻下了目标,却“失不偿得”,等于失败。
 
 
    兀术得知饶风关之战失败,又气又恨,和撒离喝一起,再次率十万大金健儿,马蹄如鼓,征尘遮天,直奔和尚原。
    他们想,吴玠不在那儿,恰好偷袭。
    吴玠听到消息,提出放弃和尚原。
    放弃和尚原,是吴玠的一种策略。毫无疑问,上次,兀术十万铁骑,在和尚原大败而归,此次报复,旨在一鼓作气,攻下和尚原,其含怒而来,兵锋势不可挡。吴玠采取的是“避其锐气”的做法;其次,宋军退到仙人关,让金人远距离奔袭,会极度疲劳,形成一种“强弩之末,其势不能穿鲁缟”的态势。
    最主要的是,吴璘回军,和吴玠合二为一,便于集中力量,打击敌人。
    同时,在仙人关,吴玠已经加强工事,同时修筑了第二道关隘。
    金人赶到,展开攻击。吴玠的弟弟吴璘担任前敌总指挥,在吴玠的指挥下,灵活反击,“璘率锐卒介其间,左萦右绕,随机而发”。等到宋军疲惫时,马上撤离第一道关隘,进入第二道关隘。这,仍是吴玠的战法,懈怠金人的锐气,然后反击。
    此次,金人势在必得,因此,战斗十分激烈。
    金人利用冲车云梯展开进攻,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吴玠瞅准机会,采用精兵突击的方法,派出手下骁将王喜、王武“率锐士,分紫、白旗入金营,金阵乱”。宋军一见,全线出击,金人大败,兀术的爱将韩常被射,“中左目,金人始宵遁”。
    金人来时容易,退的时候,吴玠沿路埋伏精锐,对其进行打击。金人一路丢盔弃甲,仓皇退去。
 
 
    这位庄浪汉子,凭借自己一腔热忱,还有忠贞,在西北,带着同样一群西北子弟,多次挫败金人,使得金人入川之想,灰飞烟灭。
    由于终年鏖战,由于刀头舔血,由于疲乏劳累,仙人关之战胜利后的第六年,吴玠身患重病,治疗无效,死在军中。
    那年,他才四十七岁,正是壮年。
    谈到他读书,古人描述:“玠善读史,凡往事可师者,录置座右,积久,墙牖皆格言也。”
    谈到他的用兵,古人称赞:“用兵本孙、吴,务远略,不求小近利,故能保必胜。”
    谈到他的为人,古人赞扬:“虽身为大将,卒伍至下者得以情达,故士乐为之死。”
    他是一部传奇,庄浪的一部传奇。更是一轮圆月,是历史的一轮圆月,人性的一轮圆月,至今朗照在竹青汗简里。
 
    作者简介:余显斌,陕西省商洛市人
 

(责任编辑:唐虎)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甘肃赋 《写在前言的话》 它从远古走来。这里历史悠久,才人辈出,活力四射,人文气息浓烈。…
关于中国新闻时讯社 | 理事单位 | 广告代理 | 战略合作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公告公示
版权所有 中国新闻时讯社 电子邮件: sxszsw@126.com 监督电话: 010-53315675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 京ICP备:150246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29号